文强自辩称认罪服法 认为自

文强案庭审昨日进入最后一天,诉辩双方展开激烈辩论。文强的律师杨矿生对公诉人指控的部分事实进行了辩护,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他是有名的打黑专家文强案牵连人员,公安部门失去了一个人才,专家。现在文强站在被告席上,悔恨晚矣,教训惨重。”

对于自己走上犯罪道路,文强深感内疚,认为既有主观客观、个人社会等多方面原因,但主要还是自身主观原因,他希望政法干部以自己为鉴,希望今后不要再有民警站在这个审判台上。

公诉人:警匪“抱团”应严惩

公诉人幺宁首先发表了公诉词。公诉人指控,文强带着下级广泛结交涉黑人员,收取不义之财,甚至当着“黑老大”的面辱骂下级、命令基层民警给十余名小姐挨个儿敬酒,他践踏的是人民卫士的尊严,玷污的是法律的神圣。

幺宁说,经过五天庭审,被告人文强等5人的58笔罪行已经清晰地展示在法庭面前,事实胜于雄辩。其中,文强犯罪所得总金额1625余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受贿次数高达140余次。“文强贪婪敛财千万之巨,甚至还欺骗下属将被下放,从而心安理得收人家几十万。他不仅损害了领导干部的威信,更泯灭了人的良知!”

重庆打黑8个月来,批捕黑恶犯罪嫌疑人1176人、起诉782人、30个黑社会性质组织被依法批捕起诉。公诉人说,文强、黄代强、赵利明、陈涛纠集在一起,将公权力变成他们摆平案件的砝码、保护犯罪分子的工具,这种危害比单纯的打砸抢杀更为严重。

最后,幺宁表示,9年前,该审判庭审理了被文强捉获的“杀人魔王”张君,“今天文强等人却站到了被告席上。为什么?刚才我在五中院法庭的过道里看到这样一幅字,或许能说明这个问题,人心如秤量谁轻谁重,民意如镜照孰贪孰廉!当文强他们为人民办好事时,群众给了他们充分的肯定。同样,当他们以身试法时,不管他们有多么位高权重,都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

公诉人要求,法庭“依法严惩被告人文强等人”。

辩护人“打黑英雄”应轻罚

昨日辩论阶段,文强的律师杨矿生认为,综合本案来看,文强收受手下的“拜年钱”与生日“贺礼”时,并不存在权钱交易,对方并未请托事件,文强也未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牟利,为此,这部分事实属于违纪,不应被认为是受贿。他说,不能因为文强曾与“黑老大”在一起吃喝,拿了他们的红包就认为文强包庇、纵容了黑社会性质组织,因为在这些“黑老大”案发前,文强根本不知他们存在违法的行为。

杨矿生除对公诉人指控的部分事实进行了罪轻或无罪辩护外,还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他是有名的打黑专家,公安部门失去了一个人才,专家。现在文强站在被告席上,悔恨晚矣,教训惨重。”

文强:对未来判决认罪服法

当审判长让文强发表辩护意见时,文强摆动着戴着手铐的双手,整理着手中的资料,进行了为时40分钟的自辩。

文强自辩的观点与此前质证阶段的观点基本一致,对于别人送的“拜年钱”与生日“贺礼”,不应被认定受贿;对于干部的升迁没有打过招呼,“收了钱,但没办事”;没有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是“吃了饭,拿了钱”,但不知他们涉黑,也没提供保护。对此,检方则引用一句流行语说:他们拜的不是年,而是权力。

“当年我在主席台上目睹了张君等的审判,把他们送上刑场或监狱文强案牵连人员,作为一个领导干部走上犯罪道路,教训深刻。”在昨日的最后陈述阶段,文强如是说。他同时表示,对法官将来的判决认罪服法。

对于自己走上犯罪道路,文强深感内疚,认为既有主观客观、个人社会等多方面原因,但主要还是自身主观原因,他希望政法干部以自己为鉴,希望今后不要再有民警站在这个审判台上。

本报特派记者 刘伟 张子宸

自辩看点

曾为谢才萍定三条“家规”

文强昨日自辩称,自己在调任司法局长之后,重庆市政法系统开会提到其弟媳谢才萍,文强表示,谢才萍屡教不改,伤透了全家人的心,并让审判机关重判,“最好再不要出来”。另据文强辩称,2008年国庆节,自己还主持召开家庭会议,提出三条“家规”:一是谢才萍如打电话,就叫她去投案自首;二是全家包括子女都不要给钱给谢才萍,以免受到牵连;三是如谢才萍还是不悔改,就登报声明跟谢脱离关系。

三个“感叹号”的玄机

文强与陈涛的一个交往细节就是传播甚广的三个“感叹号”:陈涛升官当天,突然收到文强发来的短信,内容只有一个感叹号,陈涛不解,连忙打电话给文强,却被掐掉。陈涛又忙回了短信“大哥有事请明示”,随后收到回复,内容变成了三个感叹号。陈涛仍是不明白。当晚,文强才告知陈涛,他已被提为治安总队副总队长。

昨日文强称,当时正派陈涛指挥处理一起群体性事件,当讨论到陈涛的提拔时,他就发了短信,问现场情况如何,加了感叹号,后来又加了三个感叹号让其迅速回话。后来陈涛回电说协调工作较难,文强称自己告诉他,已经通过他提拔的事情,就是考虑到他处理群体性事件能力强,所以一定要处理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