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少舟 专员 第169章 谁敢开枪

说着张参谋对着手下一挥手,喝令道:“把这龟孙给我抓起来!”

他身后的几个士兵就气势汹汹地冲过来,准备抓林江南。

“你们谁敢!”

林江北又怎么会让他们抓自己大哥?他一声轻喝,就挡在林江南的面前。

几个大头兵立刻停住了脚步,把眼望向张参谋。

这个年头,能够乘坐火车头等车厢的,除了林江南这种大头葱之外,都是非富即贵。眼前这个年轻人敢档在他们面前,必然是有所依仗,他们在摸不清底细的情况下,又如何敢贸然动手?所以都停下脚步,等候张参谋的指示。

张参谋看着林江北年轻的有些过分但又异常沉稳的脸庞,一时间也估摸不准林江北的身份,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请问你是?”

“林江北!在浙江省会警察局督察处工作!”林江北摸出一张名片,递给张参谋,“请你转告你们黎专员,说我林某两日内必当登门拜访!”

周少舟老婆_秦志威+周少舟_周少舟 专员

林江北?

张参谋心中不由得一动。

在给林氏国医堂下达捐款通知之前,保安司令部参谋处也摸过林氏国医堂的底,了解到林氏国医堂的当家人林致远有一个孙子在浙江杭城,莫非就是眼前这个人?

不过不是他不是在警校读书吗?怎么又变成了在浙江省会警察局工作?难道说已经毕业了?

他接过林江北手里名片,拿眼往上一扫,只见上面简简单单地印着“浙江省会警察局督察处,林江北”两行文字。

确定眼前这个人真的是林致远的孙子周少舟 专员,张参谋心中就有了底。一个刚刚从警校毕业参加工作的小警察,即使是在省会警察局工作,又能有多大能量?

秦志威+周少舟_周少舟 专员_周少舟老婆

更别说他还不是在河南省会警察局工作,而是在十万八千里之外的浙江省会警察局工作,纵使认识一两个浙江省会警察局的高官,又能顶个蛋用?离开了浙江省的地界,浙江省会警察局的高官,放屁也不会响的!

“啪”地一下,张参谋就把林江北的名片掷了回去。

“你他妈的算老几啊?”他怒声骂道:“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一个浙江省的小警察,也他妈的敢说去见我们黎专员?你知不知道全洛城等候拜会我们黎专员的人,能够排出去三条大街?你他妈的……”

他正骂的兴起,不防林江北摸出腰间的马牌撸子,抡起枪柄就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上,嘴里呵斥道:“你这个畜生再敢吐一个脏字,信不信我当场毙了你?”

张参谋不防林江北忽然动手,躲闪不及,被枪柄结结实实地砸在了脸上,只见几颗带血的牙齿从他嘴里飞了出来,他自己也“嘭”地一声,一头栽倒在旁边的铺位上。

他身后的几个士兵没有想到林江北竟然敢在人数和武力都处于极端劣势的情况下悍然对张参谋动手,一时间都楞在那里傻傻地看着,哪怕是张参谋鬼哭狼嚎的惨叫声传到他们耳朵里,他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少舟老婆_周少舟 专员_秦志威+周少舟

林江北却不会再给这些士兵反应时间,他一个箭步上去,把张参谋从铺位上拎起来,“啪”一声打开枪栓保险,马牌撸子的枪管已经顶在了张参谋的下巴上。

这时候那几个士兵才反应过来,连忙端起手里的长枪,指着林江北,“快把我们张参谋放了!不然我们就开枪了!”

这时候只听到车厢门口传来一声威严地怒喝:“谁敢开枪?”

扭头望去,只见一位挎着中正剑青年军官在一队德式装备的士兵簇拥下迈步踏入车厢。

几个士兵不由得一哆嗦,他们自然认得,眼前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中央军校洛阳分校勤务营营长钟英才。

钟英才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八期学员,因为在操练时表现突出,被现场视察的常校长钦点,准备让钟英才毕业之后进入侍从室担任侍卫。

周少舟老婆_秦志威+周少舟_周少舟 专员

后逢一二八淞沪战争爆发,国民政府决定迁都洛城,并在洛城设立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洛城分校,派朱少舟担任分校主任。为了体现对朱少舟的重视和爱护,一九三三年洛城分校正式成立时,常校长就把第八期刚刚毕业准备调到自己身边的钟英才派到了洛城分校,负责保护朱少舟和洛城分校安全的勤务工作。

朱少舟也是一个识趣儿的人,立刻把钟英才提拔到勤务营营长的位置上,并且每次常校长莅临洛城,都派钟英才出马,负责常校长在洛城的安全警备工作。

故此洛城的军民有可能不认识中央军校洛城分校主任是谁,但是对于经常骑着高头大马巡视洛城内外安全的洛城分校勤务营营长钟英才,却是无人不识。

此时看到钟英才挎着中正佩剑,带着一队德式装备的士兵走进来,他们几个甚至连杂牌兵都算不上的保安司令部的大头兵,又怎么敢端着枪口呢?

他们刷的一下,连忙把手里的长枪收了起来。

被林江北用枪顶着下巴的张参谋也认出了钟英才,因为防务交接的问题,张参谋甚至还跟钟英才说过一两句话。此时看到了钟英才,不由得喜出望外。

秦志威+周少舟_周少舟 专员_周少舟老婆

本来被林江北用枪口顶住下巴的时候周少舟 专员,他几乎都要被吓尿了。虽然说他手下的这几个大头兵也端枪威胁林江北,但是张参谋自家知道自家事儿。就自己手下这几个大头兵的稀烂军事水平,吓唬吓唬平常老百姓还可以,真要是遇到林江北这样正规警校出身训练有素的人员,恐怕他们还没有开枪,自己脑袋就先开了话。

但是此时钟英才来了,就又不一样了。

要知道,钟营长可是黄埔军校出来的天子门生,连领袖常校长来洛阳都要他负责警卫,军事素养绝对是中国最顶尖的一拨。更何况他身后还带着最精锐的德式勤务营士兵,收拾林江北这个警校出来的小警察,还不是手到擒来吗?

他嘿嘿冷笑了两声,对林江北说道:“你看到了嘛?中央军校洛城分校勤务营都来了,你识相的话,现在就乖乖放下枪,我还可以替你在钟营长面前求情,让他从轻发落,饶你一命!”

然后又扭头对钟英才叫嚷道:“钟营长,钟营长,我是行政区司令部的张参谋,现在被林氏歹徒持枪挟持,请您救我!”

却不想钟英才理都没有理睬他,却冲着林江北笑吟吟地说道:“敢问阁下可是浙江省会警察局的林江北?我奉朱主任的命令,在此恭候多时了!”

——-

感谢书友韦周桥、书友20180424074953810的打赏,感谢书友们的推荐票支持!手机用户看谍踪请浏览,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发表评论